您好,歡迎來到成都无码av科技有限公司!

無人便利店已死:燒光 40 億後,他們徹底淪為犧牲品

瀏覽:1863 發布時間:2019-04-01

直到今天,終於再沒有人說起無人便利店。

 

這意味著,是時候汲取這場40億燒錢大戰的教訓了。

 

 

01

燒光40億後,全部都在裸泳

 

2017年7月,淘寶首家無人便利店開業,從此掀起了無人零售的狂潮。包括京東、蘇寧在內,數不清的實體零售商和互聯網創業團隊紛紛卷入這個風口。

 

玩家和資本如過江之鯽,紛紛湧入這個賽道。叫得上名的有繽果盒子、F5未來店、Take GO等等138家無人零售公司。

 

 

根據艾瑞谘詢數據顯示,截至2017年底,全國無人零售貨架累計落地2.5萬個,無人便利店累計落地200家,無人零售這個新風口全年共吸引總額超40億人民幣投資,風頭賽過共享單車。

 

然而風口來得快,去得更快。沒有人預料到,當年秋風過後,隻見一地雞毛。

 

 

上海首批落地的繽果盒子無人便利店早在2017年9月便因耐不住高溫而關閉。進入2018年後,它又相繼曝出裁員、高管離職以及業績不達標等負麵消息。

 

 

而另一家早在創立初期就被視為無人便利行業黑馬的鄰家便利,在2018年7月31日關閉了北京的160餘家門店。公司宣布,由於月虧500萬,持續虧損,缺乏造血能力,已基本破產。

 

曾經被資本看好的無人貨架,眾多品牌更是像多米諾骨牌般倒下。2018年初,“GOGO小超”宣布停止運營,這是全國無人貨架第一家倒閉的企業。

 

此後,猩便利裁去60%的BD人員;5月,七隻考拉停止貨架業務;同月,傳果小美融資遭擱淺,工資發不出;6月,傳哈米倒閉;10月,小閃科技申請破產清算……

 

至此,轟轟烈烈的無人零售模式基本宣布破產。

 

那麽,殺死無人店的凶手究竟是誰?

 

 

02

盲目且失控的市場爭奪

 

無人零售風口打開後,數不清的企業一哄而上,無人便利店、無人貨架等多種終端形態展開了激烈而無序的競爭。

 

為了搶灘市場,無人店大舉跑馬圈地,而圈地又需要資本支撐,燒錢與變現之間的界限變得無限模糊。

 

從5000人的社區,到2000人,最後到500人的小地方,無人店進駐的社區人數標準一降再降。無人貨架更是發展到隻要公司有人,不管三七二十一就進去鋪貨櫃。

 

入局者們從一線城市打到二線城市,再打到三四線城市,就差農村沒有去了。在盲目擴張中,他們犯了和共享單車一樣的錯誤。

 

曆史總是驚人的相似,當資本寒冬到來,無人零售隨之迅速進入冰封中。

 

 

03

“無人”成本反而更高

 

 

到目前為止,市麵上所有無人店的本質僅僅是用人工智能取代收銀員,補貨、清潔、整理工作仍然需要人工,無法真正做到“無人”的程度。

 

這意味著無人店節省的充其量也就是收銀員的成本,而這一塊成本恰恰是零售業中最低的部分。

 

在一二線城市,收銀員的工資也就是3000-4000塊不等。而無人店卻要安裝和保養智能設備,例如多個攝錄鏡頭、自動識別裝置等,並且利用人工智能和大數據建立一套完整的營運係統,這更是燒錢的主。

 

而且,失去人工溫度的冷冰冰店鋪,消費者在嚐嚐鮮之後複購率非常低,這就造成了低坪效的怪圈。

 

无码av以某無人店為例,月均營業額取中位數兩萬,毛利25%為5000塊,扣掉營運費用基本上沒有任何盈利空間。

 

 

 

04

撼不動的中國人消費習慣

 

無人便利店之所以在短暫新鮮感過後一切歸於平淡,很大程度上來說,是因為無人店隻是一種概念店,並沒有帶來更好的購物體驗,更無法改變顧客的消費習慣。

 

中國人從2003年淘寶創立開始,消費習慣漸漸轉向網購,2018年,全年網購規模接近10萬億。

 

在網購摧枯拉朽之下,能夠提供購物體驗的實體店都變得少有人問津,更何況是短時間內興起的無人便利店。到最後,無人店淪為一塊科技試驗田也就不足為奇了。

 

 

05

永遠不要跟有錢人玩資本遊戲

 

无码av上麵說過,一年之內有138家無人零售公司卷入風口。大多數中小型的初創企業一窩蜂湧入市場,撲通撲通跳下來,最後發現阿裏和騰訊隻是試一水就收手,而自己已泥足深陷,無力跳出。

 

以阿裏首家無人超市為例,它僅僅是一家在淘寶造物節上存在了四天的快閃店,時間一到,便在線下徹底消失。再以騰訊無人店為例,它要麽是開在園區的公司內部店,要麽也是快閃店。

 

 

這兩個巨頭在無人店的探索上一直非常保守。

 

無人店注定是一場巨頭間關於技術以及資金的長期博弈,那些中小型創業者避無可避成為了商業模式探索過程中的犧牲品。

成都无码av科技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Copyright (c) 2009 備案許可證:蜀ICP備18025737號